情人节看美国橄榄球总决赛居然磕到了几对相爱相杀的美国大学CP?

  原标题:情人节看美国橄榄球总决赛,居然磕到了几对相爱相杀的美国大学CP?

  每一年的春晚都是我们围在一起吃年夜饭必不可少的“背景音”,我们的“春晚循环播放模式”刚刚结束,美国的“春晚”在当地时间2月13日正式开始了。

  超级碗就是美国橄榄球的总决赛,橄榄球在美国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哥,不论是收视率和转播率,都远远地甩开了其他运动。

  虽然超级碗是一个体育赛事,但在美国人眼里这也是一个文化节庆。即使是那些对比赛不感兴趣的人,在这一天也和家人朋友,一边看比赛,一边吃东西。

  今年比赛的对阵双方分别是辛辛那提猛虎队和洛杉矶公羊队,这是两队第一次在决赛场上会面。最终,洛杉矶公羊队以23:20的成绩打败猛虎队,时隔多年重夺超级碗冠军奖杯,上演了“王者归来”的大戏!

  猛虎队虽然与超级碗奖杯无缘,但是他们今年能够进入超级碗决赛,就足以让辛辛那提这座中西部城市兴奋不已,毕竟他们上一次亮相超级碗还是1988年。

  除了橄榄球比赛自带流量之外,超级碗的另外一个大看点就是中场秀,本届超级碗中场秀嘉宾可谓超级豪华:姆爷、狗爷、、苦婆以及DrDre,每一个拎出来都是天花板级别的人物,这几个人的同台阵容绝对能让体内的RAP基因暴动!

  从“超级碗”可以看出,美国人对于橄榄球运动的喜爱达到了全民狂热的程度。美国高校也积极参与其中,今年爱荷华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鲍林格林州立大学等多所高校体育和娱乐项目管理专业的学生参与了超级碗的幕后工作,确保粉丝们的观赛体验。

  爱荷华大学一名大四的学生MichaelMarkla说:“超级碗是每一个美国人的梦,我们会从这场比赛的幕后工作中学到很多东西。”

  在NCAA每年举办的橄榄球联赛,美国各大高校更是不惜成本地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支持本校的橄榄球队参赛,不少大学甚至在球场上结下了自己的“死敌”。

  作为国际顶级的学术中心,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不仅在学术领域常常较量,这种好胜心还延伸到了赛场上。

  哈佛大学深红队和耶鲁大学斗牛犬队之间的恩怨可以追溯到1875年,是目前还在持续的最古老的大学橄榄球对抗。

  哈佛和耶鲁的师生把每年两校交锋的这一天视作一年里最重要的一天。两校间最有名的一场比赛发生在1968年。比赛接近尾声时,哈佛大学29-13落后于耶鲁大学,但是在最后的42秒内,哈佛16胜,追平了耶鲁大学。

  在42秒内砍下16分将比分追平,这场比赛在精神上对于哈佛大学来说意义重大,第二天的哈佛校报《Harvard Crimson》刊出了标题为“哈佛以29比29击败耶鲁”的新闻稿件。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斯坦福大学在球场上的恩怨纠缠被称为“Biggame”,他们故事离不开一把“斧头”。

  1899年,斯坦福大学的球队在对阵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表现不佳,为了团结球迷,斯坦福大学带来了一把真正的斧子,为队友加油打气,以增加比赛的活力。

  当斯坦福球队表现出色时,斯坦福的斧头手会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看台前挥舞斧头,最终UCB的粉丝受不了这种侮辱,双方爆发激烈的冲突,斧头被UCB的粉丝抢走。

  在此之后,这把斧头一直被两校抢来抢去,直到双方达成协议:1933年起,这把斧头将作为战利品,交由获胜的一方保存一年。

  两校也联手贡献了许多经典时刻,最著名的就是1982年的“ThePlay”。当时加州大学认为战局已定,球迷冲入场内开始了庆祝,而这时斯坦福大学却冲线得分将比分反超,裁判决定得分有效。

  无论在橄榄球还是在其它运动项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布鲁因仙熊队和南加州大学的特洛伊队都是很成功的球队。

  从1929年加州大学洛杉矶粉线Conference之后,同属联盟成员的南加州大学就把这所实力强劲、距离相近的学校列入“黑名单”。1942年以后,这系列比赛有了一个叫做“胜利之钟”的名字,这枚钟1939年被作为校友会的礼物送给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UCLA在得分后会敲响钟声,然而南加州大学的六名学生合伙把钟偷走,直到这个钟的图片出现在南加州大学的期刊上,学生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张,双方展开报复,冲突甚至大到南加州大学的校长威胁要取消比赛。

  最终双方达成了妥协:1942年11月12日,两校的学生会主席在汤米·特洛伊面前签署协议,将钟作为比赛的奖杯,并将其涂成学校的颜色:蓝色代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红色代表南加州大学。

  俄亥俄州立大学七叶树队和密歇根大学狼獾队之间的恩怨是无法回避的话题,他们之间的对抗因为过于激烈甚至被人直接简称为TheGame。

  比赛甚至已经影响到学校的精神面貌了,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校歌《俄亥俄赞诗》就是由一位伤心的校友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大败于密歇根大学的比赛之后谱写的。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主教练WoodyHayes和其曾经的爱将、密歇根大学的主教练BoSchembechler在互相竞争中将这两所学校的橄榄球带上了全国之巅。

  2006年,BoSchembechler做完赛前演讲后突然逝世,这对死敌之间较量有了一点悲情的成分。

  克莱姆森大学虎队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塞米诺人队之间的历史渊源却并不长,可是它们被称为“鲍登碗”的对抗很引人注目。

  这来源于美国橄榄球界的一对教练父子:父亲是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历史上的传奇教练、位列全国名人堂的Bobby Bowden,而儿子则是克莱姆森大学的前任主教练Tommy Bowden。

  1998年,汤米·鲍登当上了克莱姆森大学的主教练,并于当年率队挑战父亲带领的佛罗里达州立大学,这是父子二人作为球队主教练第一次在橄榄球场上见面,然而Tommy直到2003年才率领克莱姆森首次击败佛罗里达州立大学队。